在靜謐中敬那樹影間的燦爛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王之枷(一)   
[王之枷]
薩穆,
大概會有18禁?(吾不知道吾的腦袋寫不寫的出來呀...T口T
架空世界
不能接受者請慎入。owo;;



[乾漠]
與平日靜謐的光景不同,一切都顯得過於喧鬧..
這一天剛好是沙爾蘭的節慶
青年默默地喝著從好心的村婦那得來的飲水一邊看著鼓笛聲歡欣的,
是與他無關的景象…
他很清楚他只是過客。
這時廣場那邊傳來清亮的童聲唱著
「天青青~水清清~
心愛的人兒青眼睛~」
…是沙爾蘭的傳說..沙爾蘭的公主愛上自異域來訪的藍眼睛青年的戀歌,
雖說傳說結局是悲戀..童稚的口調唱出來卻有說不出的細膩可愛..
青澀與懵懂的交織..
紫髮的青年在心中低哼了幾下..隨即躍上馬背
觀察了天上雲氣的流變之後,他讓髮絲隨風飄動
沙爾蘭的衛士沒有為難他,出城的人一向對沙爾蘭就不是妨礙,
阿爾沙塔山的山風一到日射偏移後隨著強,
吹震著大地讓人難以前進..
穆沒有停下來.
他已經很慶幸從嘉米爾到沙爾蘭的這段距離還有零星的水泉可以讓他補充飲水..離開沙爾蘭之後觸目所及盡是一片塵砂,無法看清的前景只有一片不安的朦朧..而從耳際掠過的風聲幾乎是狂嘯般地拒絕所有生物的來訪。
只有近乎死亡的孤寂音調無止盡的重複彈奏。

穆笑了,那笑容不是無奈的,只是這種聲音..這種意像..
他比誰都再清楚不過..再熟悉不過..
就如曾被深埋在嘉米爾的雲霧繚繞中的…他的孤寂..
如今像是從嘉米爾一直跟隨著他而來..一起通過沙爾蘭..
而又在他所要前往的道路上漫開…無邊無際地漫開..
永遠都要被這種意像所包圍一般。

而穆的馬沒有馬韁。

他溫柔的輕撫馬頸..蹄聲與他的身影漸漸隱默在沙塵中...

              
コメント
コメントする












 管理者にだけ表示を許可する?

     
トラックバック
トラックバックURL
→http://kainsmal.blog27.fc2.com/tb.php/477-84b5ee96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FC2ブログユーザー)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